• 乔顿艺术顾问
首页>>推荐评论>>推荐评论
详细内容

韩方:古物新生于禅意


    1425974278_afile.jpg

               毕业于湖北美术学院,在湖北美术出版社从事美术编辑工作,青年艺术家韩方似乎有另一种与众不同的艺术家道路。一位编辑的绘画观——也许是这样一种综合身份的设定,让韩方能够有全面而超然的视角来审视纵观自己的绘画格局。

       韩方有着青年艺术家的创作激情,但他笔下所描绘的物件却有着另一种独特的韵味。韩方的油画作品均以远古物件为主。无论是那些古旧的青铜物件,战马兵戈的图腾象征,均凝固于单色或纯度较低的背景平涂上,显得低调而又古朴内敛。他说,自己的艺术没有刻意迎合当下浮躁的社会中最受追捧的流行元素,而是在向历史的思考和回溯中,在画布上构建一个自我的、引人沉静的无我之境。

    “曲线救国”的艺术之路

       2004年,韩方从湖北美术学院毕业。他顺遂地进入了湖北美术出版社,成为了一名美术编。在毕业后的四年中,他在本质编辑工作之余,一直在寻找最适合自己的艺术创作道路。很难说,早期韩方在编辑绘制那些有关青铜器文物图谱的画册,对后来他专注于用油画再现这些文物有没有潜移默化的影响。韩方笑称,用画插图这种“曲线救国”的方式,也算是为自己绘画理想的实现打下基础。

       06年的时候,韩方甚至在考虑坚持全职创作,和众多怀揣画家和理想的青年一样决定北漂。“当时不像今天,有较好的大环境,美术馆等公共设施发展相对更为完善。当时画廊和艺术机构也未曾拓展,作为独立艺术家坚持下来画画的人太少,家人坚决反对。”韩方说,自己的父亲还是希望自己能过一个普通正常人的生活。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韩方越来越不能忽视他内心深处对绘画的深层次的渴望。做一个安安稳稳的编辑,却无法忽视越来越躁动的创作欲望。 

       那时候他想的最多的就是高更的那幅著名画作中的标题《我是谁,我从哪里来,我要到哪里去》,这些每个处在人生矛盾路口的人都会琢磨的哲学问题,甚至直至夜不能寐,整夜地看着月亮升起,复又落下,一边思索着自身个体“存在”的意义。“每个学艺术的学生都有着一个画家梦。我们学习绘画的时候,都是立志要成为大师的。”韩方在相对安逸的生存状态中反复想起学生时代的信念,由此也造成了他内心的压力,“我一定得遵循自己内心真正的声音。我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韩方说,自己是个喜欢朋克摇滚的年轻人,但是同时也对中国文人古典的内敛文化情有独钟。在早期,他曾追求迷恋野兽派的风格,而随着年龄的增长,对传统文化的内省与哲思,成为韩方新的发展方向。“我听的音乐也开始从摇滚乐转变成关山月、渔樵问答这样的中国传统古乐了。某种程度上,我对中国传统文化的回归也影响到了自己的艺术创作。”

    好编辑和好艺术家

       对韩方来说,他的本质工作是湖北美术出版社的美术编辑,画家和编辑的互补关系让他在自己的艺术主题择选上有和专职画家不一样的角度。“我当初做编辑确实是考虑到生存问题,许多纯艺术的同学不得不面临毕业后转型做设计或教学的选择。而做编辑,好歹还算的上跟圈内的文气沾边。”韩方说,正是因为他有编辑古籍文化相关的书本的经历,遂逐步深入地接触到了荆楚文化,这直接让他产生了对当代艺术的反思和再衍生的转向。

       在2009年,韩方专门租下一间画室,在编辑之余进行创作。对于一个非全职创作的人来说,坚持这样的艺术创作绝对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韩方的画室没有空调,武汉这样随机模式的极端天气是极大的考验,但韩方凭借自己对绘画的热爱坚持了下来。“我不知道是编辑成就和影响了我的艺术创作,还是艺术创作是编辑工作了另一面展示?但无论如何,我能做一个好编辑,同时也在尽我的努力做个不一样的艺术家。”

       有人说,韩方的画作有装饰画的意味。在韩方看来,艺术的表达方式只是其中的一个方面,每个画家追求的境界却是不一样的,作画手段不同,但表现的艺术理念却是比手段更重要的。正是基于这样的创作理念,韩方的作品中愈来愈重视对中国传统文化的表现与反思。 

    古老器物,禅意尽现

       出于对楚文化和楚艺术的敬仰,韩方在画布上用古玩表现他所想要再现的文气和历史的厚重。他并不认为当代艺术必须要用现代元素来表现。“正相反,那些看似古老的远古文物,其人文气息却是可以穿越空间和今天构成的交融和共鸣的 。”韩方说,选取青铜器那样具有历史厚重感的物件作为艺术创作的主体,能体现出一种别样的艺术情怀。“文人情怀是一千多年中国文化传统,而现代人站在今天的角度来看,愈发真诚地渴望这种不一样的思想境界。”

       韩方看了很多东西方哲学大家的著作,他的作品中也表现出理性思考后的成果。“我从23岁就开始读老子的道德经,而佛教儒家的古籍文化均是我偏好的,这其中我最喜欢的是老庄思想。我的画画结合精神上的虚无主义,其实对于人来说,生死只是相似的概念,我在画面上画物,体现的却是人对世界的看法。”

       韩方的作品中有着相似的地平线,单独或组合的人和事物并置其上,体现出一种宁静中的虚空感。他将油画的背景处理成色彩纯度淡雅而宁静的效果,平涂,笔触不明显,处处显露出文物斑驳的那种沧桑意味来。在韩方“青铜系列”中,那些凝聚着岁月痕迹的鼎、簋、爵甚至是车马兵戈,均在暗绿和灰白的色块中交相辉映出沉思且沧桑的意味。他在画中的布局同时也兼备古代文人的情怀,那些略显孤高而清冷的器物倨傲在天地一线间,无言中又述说万千。

       韩方说,他觉自己的画面越来越有禅意了,某种程度是思考带来的结果,但同时也是他竭力表现“虚无”的产物。“小时候,我喜欢远眺地平线,那种虚空宁静正是我想表达的。而画中的那些菩萨与和尚,也是作为一种超人的存在,浮云则是万事皆流无常驻的象征。”韩方说,自己很热爱绘画,最大的心愿是期待能够快乐且虚空地画下去。“人们总是通过对物质的追求来寻找存在意义,但他们却不愿意承认精神上的自省是更充实的收获。通过绘画,我能找到这种意义。这也许就是为何我始终在坚持的缘故吧。”

    作者:徐彦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